今夜,我看不見妳的夜空那樣徇爛多彩,而我的今晚,冷冷月光,空空屋宇裏照見我無處可逃的寂寞。說什麽無緣卻在茫茫人海菩提眾生中偏偏邂逅,說什麽有緣卻待煙花燦爛後落為灰燼寂寂無聲再不復燃,都只是癡人癡語,都只因看不透這戀戀紅塵,千回百轉解不開愁結,寂寥深處落字成殤Pretty Renew 雅蘭

  看這世間紛紛擾擾,我以為自己厚重的閱歷早就將之看破,其實還是如孩童般的膚淺。這個紅塵呵,壹曲烙在心上的梅花三弄叩問情為何物,江南的煙雨樓臺遠了誰的身影,寒煙深處壹葉孤舟隨水而去?有幾人聽懂壹管洞簫悠悠綿長嗚咽著煙雨離愁,有多少人為情癡狂喝下相思的毒?浮世魂飄,不見鵲橋相會不見化蝶雙飛,怕是愛到盡頭緣也盡了人也散了情也忘了壹切只是壹場空,唯有頭上孤鴻聲聲哀問,誰許了地老天荒?

  今夜,流年在,此後,我的臂彎還有誰挽起,陪我漫步在落滿梧桐的小路牙齒矯正,陪我看看星星與月亮纏綿,心中深情蕩漾。只能輕聲希噓,如不是人生只能徒步,何當煙花醉酒?流年悠悠而行,停留不住原地,鏡中容顏不忍細看,更何況滄海桑田,世事變遷,人生怎能只如初見?總是要從最初而走到最後的,流年會將壹切過往拉扯的很遠,只願在心底留有最初的美好。
  來日誰的寂寞覆我身上,來日我的憂傷是誰眼裏的壹滴淚珠,是否,還有剩下的流年羽化成思念,下壹次春潮湧動掀起的波瀾到底是壹場塵緣還是又壹次難逃的劫數?寒煙翠湖,水的壹方渺渺茫茫看不見伊人何處。我孤獨的佇立在風中的岸邊,柳絮飄飄,寒霜披在身上,心如冰侵。莫非,我還在等待下壹次救贖之後的淪陷,如飛蛾撲火自我焚燒?這份無期的等待如何經得起流年的腐蝕,如何在望穿秋水之際盼得枯木逢春,暖陽下鶯歌燕舞?愛如此短暫,遺忘卻如此漫長,知道緣淺奈何情深,或許等待是壹生中最初的蒼老。

  我是那壹只折翼還想飛過滄海的蝴蝶嗎,我註定終此壹生也看不見彼岸花開?

  今夜,流年在清秋的夜裏唱歌,壹如頭上冷月戚戚我心  我仿佛還陶醉在夏日的熱烈之中,淺秋已不約而至了室內設計裝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