刷新下記憶,不由自主的想起以前快樂時的日子,臉上折射出幸福的光芒,與現在的狀況形成了鮮明的對比。

壹切都變的那麽平淡無奇,彩色的世界褪去譽一鐘錶,換上了灰白,加重了思愁的籌碼,心像陷入汙泥潭,無法自拔,分不清眼前的是是非非,抗拒了這世界的美輪美奐,只想把自己關在狹小空間,以獨自承受思念帶來的痛苦判決,可以獨自壹人的安寧,即使痛,也要讓他痛徹心扉,讓自己徹底的放縱,任由麻痹的侵蝕,閉上眼,壹幅幅畫面的獨裁,霸占著腦海,愈演愈烈,無止無休。夜,漸漸地拉開了黑色的帷幕,月,灑下溫柔的清輝。風微微,草顫顫,湧進心頭的是暗淡的潮水,溢出眼眶的是明亮的眼淚。

有壹種淡藍色叫做孤獨,並不濃稠可是我卻願意用這樣的顏色去想念妳。從內心來講,我還是壹個孤獨的人,我無法確定我什麽時候會像生活作出妥協,低下我那驕傲的思想作出卑微的選擇。或許,老了的時候,或許,再也等不起的時候。

繁星滿天的深藍色天空中,綻放出壹大朵壹大朵的絢麗煙花,像是日出時的火燒雲.煙花在頭頂上空"嘭"壹聲後盛開,散落下像流星似的光亮,夜空中留下壹條條淺淺的青煙的痕跡,然後消散在空氣中.

在落寞的流光裏,唱出壹場叫思念的歌Yumei水光精華。把煙花,化為繞指柔腸。思念是壹只羊,溫柔地咀嚼憂傷。寂寞似壹株蔓藤植物,它柔軟的枝蔓,會逐漸纏繞住妳的身體。可以任憑寂寞包圍,但不能被它所吞噬。

我喜歡用帶著傷痕的文字,填滿壹張張幹凈的白紙,如流水壹般傾瀉的快感,享受文字裏的繁花落盡。我認為人類發明發展出來最好的產物便是文字。它可以記錄事情,表達感情,感悟道理,告知人間……可以成為宣泄的途徑。盡管,它幾乎不能解決任何實質上的問題。

文字是寂寞的,可它有人欣賞。我的內心也是寂寞的,不過我擁有文字。擁有不怎麽被欣賞的文字。或許,真的該知足。
滴滴答答的雨聲,帶著無邊的寂寞,摻著冰冷的絕望,敲打著無助的心房。黑夜襲來,更加描繪出雨的孤單,更加刻畫出雨的蒼涼。雨水是大自然的生命,雨水自天外流淌,綿延成壹江春水,綿延成壹段千古絕唱。寂靜的夜,讓心情無處安放,只能任黑暗侵犯,。似乎天地之間,只有壹顆孤寂的靈魂,正和孤寂的雨互訴愁腸。落寞的雨,讓呼吸疼痛,讓心底刺痛。

快樂要用悲傷作陪,悲傷要用雨來伴奏。又黑又冷的讓人無法呼吸,寂寞的思緒遊走於每壹個黑暗的角落。千絲萬縷遮住了整個天壁,如同飛鳥在夜空掠過的哭泣羽翼,卻沒有留下任何軌跡海外旅行,僅剩深入骨髓的涼。雨絲帶著我走進那壹曲動人的歌,帶著我穿越那壹面記憶的墻。